Menu
RSS

Dr Tso

八卦博士 曹宏威 精選

八卦博士 曹宏威

 (壹本便利﹕568期﹕ 2002年12月11日) 文﹕鄭佩賢 攝﹕何衡暉

曹宏威是香港最出位、最八卦的博士。

其他博士會答的,他都答,連不會答的,他也答。

大至星宿運行、天體動力,他懂;小至細胞組織、化學變化,他又懂;連神佛鬼怪、超能力、外星人襲地球,他都會第一時間出來驗證、踢爆;8月時《便利》找他選七間大學的校花,他又應承,並且有一番科學理論。

他在中大當了二十四年生物化學系教授,有頭有面。但凡記者找他問與科學有關或無關的問題,他都來者不拒。

好像早前發生香港拉登落毒事件,有記者在晚上十時致電找他,問那隻農藥的毒性有多強?他立即回寫字樓翻查資料,至12點才找到答案回覆記者。

換了是其他博士?妄想!

全因曹宏威夠八卦,遇到難題都要找出答案。

61歲的曹宏威,說要開始研究藝術,還叫記者介紹他學graffiti。

上星期二,我去參選港區人大,其他人都穿黑色西裝,但我偏偏穿了件平日最少穿的杏色西裝。這件衣服頗殘舊,人看起來比較霉,加上我跟人說:「請投我一票」時,神情盡量顯得比較慘,便能引人投下同情的一票。

因為我上年僅以第三十一名以尾六當選,所以今年我的壓力特別大。結果今次以第十五名獲委任,努力總算沒有白費。

    凡事靠科學解決

我是個好勝的人,最鍾意認第一,而科學幫到我很大忙。

我小學時,在旺角砵蘭街的耀中小學讀書。那時很窮,打乒乓球也要自設波䒷,網就用木板代替,廉價的乒乓球也很易爛。

聽做三行的世伯說,用天拿水可以做溶劑,我便試將裂開了的乒乓波切開十塊,再放進盛載天拿水的玻璃樽溶掉。那時還未有萬能膠,我竟然成功製造出來了!可以用來補乒乓球的裂縫。

這次成功感,令我愛上了科學,對它的興趣大增。

在九龍華仁讀中二時,老師給我們的暑期作業是每天寫一篇書法,我覺得寫楷書太慢,每一格都要填上一隻字。我便改臨草書來慳時間,要知道 草書一個之字已可拉長佔四格,快很多完成。亦因為草書寫得多,大學時抄筆記才夠快,於是個個同學來問我借筆記,更要對我恭恭敬敬,令我感到自己真有面子。 但我在中五會考時,中文A,英文B,科學卻只有C。

    到我做大學教授,改會考卷時才知道,原來會考是要答中關鍵字才有分,只怪我會考時已讀了中七的科學課本,會考中要求要寫的答案是:「Red Blood Cell」(紅血球),我卻寫了中七才會學的字:「haemoglobin」,所以即使答了16頁紙,也很低分。

讀中大時,我要做個十項全能的運動選手,偏偏有個同學比我高六吋,腳長我這麼多,自然跑得比我快。我為了要贏他,看書研究跑步姿勢,發現人在跑道轉彎時, 離心力必定令身體向外傾,令速度減低。我便苦練令身體向內傾,還有練偷步,一數到三我就全力衝,比數到三之後才起步的他偷到多些時間,於是我贏了。

最後修改於週四, 04 十二月 2014 12:30
登入後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