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Dr Tso

弱勢奇兵玩選舉鬥怪招 精選

弱勢奇兵玩選舉鬥怪招

(東周刊﹕ 2004年8月25日)

「選舉從來是鬥實力、鬥知名度,但有另一群處於弱勢的候選人,他們有點「騎呢」,可以說是奇兵一路,怪招多多,為沉悶的選舉添趣味。

當新界東焦點都在鑽石名單上,港進聯背城借一推出的候選人曹宏威,煞有介事地在天橋揮手拉票、用化學理論解釋選舉拉票,搶走不少視線。 當所有人都在注意民主派與保皇黨的決戰時,九龍西柳玉成撼曾鈺成的場面,這名水喉佬一擲三十萬元打選戰,在所不惜。當差三十年、做過餐飲的伍得良,為了參加直選更不惜退出民建聯,用自己一套當差查案理論競選拉票。 上周四,六十三歲的曹宏威穿?鮮紫色T-shirt,與港進聯元老譚惠珠和大埔區議會主席鄭俊平,到大埔懷仁街和附近街市拉票。他是港進聯背城借一的希望,但在新界東的民調支持度,只得百分之一點九,不但輸梗,而且隨時包尾。不過,曹宏威對這種劣勢不以為然,反而顯得頗陶醉。 「參選真係苦中作樂,以前試過減肥,減極都減唔到,衣家運動多,兩個禮拜經已瘦足四磅,我以前唔敢跳馬路邊的欄,今日一跳就過。」曹宏威為了證明不是得個「講」字,即興來個示範,雙手按?欄杆,凌空飛起直挺挺的鉸剪腳,整個人便越過欄的另一邊,身手尚算敏捷。 穿紫衫、跳欄杆,曹宏威說,要盡量表現其活力,因為他要拉年輕人的票。他覺得年輕人喜歡漫畫,就在街板和卡片上畫了自己的卡通樣,比黃宜弘更似《IQ博士》的男主角則卷千平。 在中大教了二十多年化學,曹宏威競選拉票還有很多理論、怪招。八月初,他跑到天橋上,向橋下飛馳而過的汽車揮手拉票,問他這是甚麼拉票策略,他用了一堆「分子作用」理論解釋。「好似粒分子咁,將能量擴散出去,問題係邊度可以接觸最多人呢?所以我第一日就去獅子山隧道口(天橋揮手),雖然見到的人唔多,但希望人覺得我面善。」記者聽得一頭霧水,相信當日經過的市民一樣看得莫名奇妙。 拉票多怪論 走在街上,曹宏威亦不會放過任何機會,一見人就追?派卡片,兜路回頭行都沒所謂,得逞後更喃喃自語地說:「一個人都唔會漏。」曹宏威又會在深夜時份去酒吧拉票,他的解釋是:「飲兩杯黃水落肚,個人會好坦白。」記者還是不明白。 曹宏威的銜頭多多,全國人大代表、香港華人革新協會主席、沙田區委任區議員等等,但最為市民熟悉的,肯定是他在電視上以「科學」踢爆特異功能、外星人、鬼怪等東西,神怪形象深入民心,他連競選口號亦標榜「智識救港」,強調要用腦運用知識。講到何解是「智」識?他說是故意的:咁先至有腦。 談起參選原因,曹宏威說,他事前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兩周前,港進聯有人深夜致電叫他參選,他考慮了十分鐘就答應了。 港進聯半夜電召參選 「呢次出選我肩付重任,孫中山先生講過,政治係眾人之事……立法會除有律師、識經濟的人外,仲要有代表科學理性的聲音,有科學社會才有進步……」曹發表完他的「從政偉論」,又莫名其妙說不會出席「開票」,只會完成「參選」的責任。 「問他港進聯的地區組織有否替他拉票,他又扯到好像「分子作用」一樣難明的科學:「我不是測溫機,唔識度佢?做?幾耐,但一塊石頭擲落個湖度,一個個漣漪散出去,你會知邊個在中間……。」多番追問下,他才說得明白:「劣勢下打仗,要總動員表現團結,始能有勝出的機會。」 曹宏威說自己比其他候選人優勝,在於「我唔信佢?企到咁耐,我真係在街市同阿毛(婆)握手?」。 另一優勢,竟然和「曹博士」這個稱呼有關,「初初去車站派傳單,好多人唔接,後來我介紹自己係『曹博士』,d人知道呢個人信得過就肯接。」他得戚地說。「『曹博士』只係個花名,不是博士個博,鶽家是搏命個搏,哈哈哈。」曹一邊笑一邊撥弄招牌髮型說。整個訪問他都滿懷自信,但這個「博」字,出賣了他。 同區的對手都不當他是威脅,能否夠票免得五萬元按金被沒收,也是個大疑問。他想了幾秒,輕聲地說「衣家似乎得番。(點解?)你同人握手感覺到?嘛。」曹似乎認為握手比民調可靠。 上周五,身形高大健壯的柳玉成,跟兩名選舉拍檔梁雪芳和劉寶坤到深水 埗北河街「嗌咪」,柳操的半桶水廣東話,加上走了音的普通話,路過的人,沒有多少個知道他說甚麼。捱不到五分鐘,換上劉嗌咪,但由於三人知名度低,一樣沒人理會。 五十一歲的柳玉成,約廿年前來港,但廣東話一直說得不好,仍像個新移民被歧視。來港後地盤、紮鐵、燒焊等,全部做過,近幾年才在弟弟的公司做水喉工。記者上周跟他到炮台山一幢舊樓開工,看他純熟地塗膠水駁食水喉,實在沒法聯想到他怎會去了參選立法會。 同事都稱呼他做「大佬」,原來他還有個別名叫「劉泰」,他在報名參選時亦填上兩個名字。柳玉成解釋,自己曾參加中國民主黨,怕返回內地時被捕才改別名,「我同王炳章(被判無期徒刑的民運人士)好老友,鶽家一年有四分一時間推動內地民運」。記者追問他是甚麼實質工作,柳想了幾秒後答得含糊:「發展(中國民主黨)組織,推動活動。」 帶五十張金牛報名 或者是他看民主比金錢重要,為了讓民主理念在港植根,他打算擲三十多萬元參選九龍西。報名參選當日,他不依以支票付按金的慣例,拿出五十張「金牛」逐張數,令選舉事務署人員不知所措。記者問他選舉經費從何而來,他一時說「幾十萬對我來講是個好小好小的數目」,一時又說「一部分是積蓄,一部分由弟弟贊助」,令人摸不著頭腦。 柳玉成這張參選名單,可以說是拉雜成軍。曾任港九工團總會副秘書長的梁雪芳承認,三人的票源各有不同,倒董的、自由民主派的、印巴裔的,就連助選團也吸納了同區被取消資格的余承志的人。 「我同其他民主派不同,目標不單是曾鈺成、馮檢基、廖成利這類騎牆派亦要踢佢出局。」柳一臉認真地說。要在民主派、騎牆派和親中派之間殺出新血路,但這一課可能很昂貴。 上周五,餐飲聯會主席伍得良,興致勃勃地帶記者到「冒險樂園」,穿起軍裝警服拍造型照。這位退休警官,雖然掛 著餐飲業代表的身份,但今次立法會不參加飲食界功能組別,改走新界西直選,為了這次直選,甚至不惜退出民建聯。 不可能的行動 當差接近三十年,六十二歲的退休總督察伍得良對執行組織性的行動,可謂經驗老到。由軍裝巡警晉升至偵緝總督察,他經手過不少毒品案、兇殺案,憑?其心思細密,精心部署,把案件一一偵破。今次參選,外人覺得是場「不可能的行動」(Mission Impossible)。他索性把拉票工作,當作查案、執行任務去做。 「派傳單之前要先了解環境,需要乜支援同裝備,例如揚聲器、單張數目、人手分配咁,呢d都係以前執行任務 的經驗,鶽家咪有用囉。」於是,上周四他安排數名助選團成員去到葵涌警署,兩人守著對面馬路,兩人站於警署轉角,伍得良則與另一人站在正門,向出入的人派傳單。 伍得良參選了新界西,但他的對象卻又不是該區居民,而是公務員和飲食界。他解釋全港有十七萬公務員,但立法會沒有他們的功能組別代表,又沒有政黨公開力撐他們。伍得良從警察的火線退下來,於八六年創辦菩提素食,又曾開辦卡拉OK和海鮮酒家,半隻腳踏進飲食界。今次參選他幻想自創「多功能組別」,說穿了是專向這兩批人度身訂做。 自誇取四萬票 「我可以五十幾歲食長糧,拎住籠雀,抱住個孫就過我晚年,但呢種生活唔係我杯茶嘛!」伍得良將自己比喻為「黃昏的光輝」,應盡量發光發熱,所以驅使他出來參選。他自誇其自創的「多功能組別」,可以令四萬名選民投票給他,但他可能忘記了,同區的呂孝端和查錫我會分薄公務員票源,「榜尾之戰」可能來得更激烈。 科學奇人搏老命曹宏威 年齡:63歲 選區:新界東 職業:中大客席教授 政黨背景:港進聯

最後修改於週二, 02 十二月 2014 17:48
登入後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