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Dr Tso

「曹宏威------六旬學理財 」 精選

「曹宏威------六旬學理財 」

(明報﹕ 2005年3月7日) 記者﹕ 盧曼思 照片﹕盧曼思攝、曹宏威提供

「各位好,我是曹宏威博士。」以上的開場白,去年在立法會選舉的激烈拉票陣營中聽過,現在也會偶然在電視的靈異怪談節目中傳來,接 著就是曹博士的科學理論。

     畢生從事科學研 究的中文大學生化系客席教授曹宏威,其理財投資故事原來一點兒也不科學,沒有數字實驗,也沒有未雨綢繆式的周詳計劃。起步投資,緣於年屆六旬的他做了退休 決定後,意識到從此沒有收入,只能拿著一筆退休金生活,「叮」一聲終於明白:投資,就是踏入長青路的最佳保障。

    曹博士笑稱,他的理財態度一直很保守。「記得65年到美國紐約讀書,單人匹馬帶著全副身家,由於當地治安差,保護個人財產最安全的方法,就是把錢變成一大疊TravellersCheques(旅遊支票),去到邊帶到邊。」他亦懶得將錢放入銀行,省卻經常往來提存的麻煩。

年輕時 活在當下不儲蓄    

     「在美國11年,生活就是和大堆旅行支票日夕相伴,直至77年回港,旅行支票也沒有兌換成現金,而是變成另一疊紙:儲稅?。」曹博士說,回流找到工作後,只想到肩負重要任務:交稅。「那時候是不折不扣的年輕力壯男子嘛,有無限的青春活力賺錢,也就沒有考慮儲蓄的重要。」

       年輕時的曹博 士,不認為投資是一種保障,自然也沒有買股票或買樓的意識,反而強調什麼「人生得意須盡歡」、「人到無求品自高」、 「SimpleLife&HighThinking」等連串年輕人「活在當下」式特質。當時他只深信,朋友就是人生的最佳投資。「所謂出外靠朋 友,好像82年我去旅行時遺失了錢包,身無分文,但因為有朋友接濟,最終還不是能『大步檻過』?」

       退休後 買樓收租謀保障   

       今年64歲的他,大半生也和投資無緣,在中大當教授24年,他笑說月入位列「香港五大交稅行業」,但錢也一直是「搵來使的、只留少少儲蓄」。直至他決定於 2001年正式退休,拿著數百萬元的退休金,怎麼辦?餘生又如何靠這筆款子過得安安樂樂?曹博士這才意識到善用退休金在投資場上錢搵錢的重要。

       他的投資第一步,是買樓。「第一間是自住的,1400方呎的跑馬地舊樓,2000年買入價是500萬元;第二間是一個在灣仔的閣樓辦公室,03年SARS 前入市,400方呎買入價為60多萬元,聽說現在市值升至逾100萬元,算是最威水的一次。」記者疑惑為何曹博士需要一間辦公室,莫非他想在此舉辦科學理論講座?或是準備又再參加立法會選舉?

       「非也。我雖然是科學人,但對感性的藝術情有獨鍾,最愛是寫大字。」他更將辦公室命名為「手腦工作室」,是他練書法的基地,也是靜下來閱讀之所。

      曹博士選擇買樓,因為他認為「衣食住行」中,住最重要。目前他在香港持有數個單位,大部分作出租之用,並斥資20多萬元在 番禺置業,好讓閒時在該處度假休息。他愛買有開揚景觀的房子,又特別愛好有文化氣息的舊區(如跑馬地、灣仔),最重要是交通方便、管理費不貴。「樓市應該 會再升,但升幅將會逐步放緩。」他說。

價值觀 澹泊人生 愛知識

       除了買樓,他亦愛買「夠穩陣」的藍籌股,只是堅拒透露買了哪隻股份,原因是「不欲替某間公司宣傳」。談到參選去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他即時滔滔不絕,那其實又是否他的「另類投資」?

       「知識是最寶貴的,參選也是觀摩人生、汲取經驗的好機會,也讓我可身體力行,了解草根階層的需要。」學者出身的曹宏威,始終強調學海無涯最重要。

      訪問結束,曹博士總括說:「一件西裝加一條呔,穿足20年,就是我的理財觀、價值觀。」

最後修改於週二, 02 十二月 2014 17:15
登入後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