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Dr Tso

沙士經空氣傳播可能性低

沙士經空氣傳播可能性低                          曹宏威

        這幾天的「沙士」疫情雖然相對穩定, 但沒有誰嵗敢說疫症已逝、雨過天青; 因為只要任何一個帶病者, 疏於防護, 四處把病毒散播, 「沙士」的危機馬上重爆, 所以, 現在是適當的時機, 去分析清楚: 究竟「沙士」病毒, 除了飛「沫」之外, 可還會透過「空氣」傳播? 好進一步縮窄我們對它的遏制圈.

        病毒不是細菌, 它是最微小的「寄生蟲」! 細菌只要有營養, 牠便可以在任何地方繁殖, 病毒則不能; 它一定要潛進「宿主(host)」細胞內、借宿主的複製機器去開工, 才可繁殖, 「沙士」病毒的宿主就是我們! 它要人傳人才可作惡. 不能潛入宿主體內的病毒, 只能算是無可作惡的「廢柴」而已! 我們不用怕它!
 
        未有宿主收留的病毒的命運大抵會因種而懸殊, 有的脆弱到見「乾」死; 有的硬朗得天地悠悠. 主要視乎病毒感染的蛋白功能是「失」或「活」! 能否再入宿主細胞! 那揦, 「沙士」病毒一旦從帶病者離體後, 它的「感染力」怎樣保存與能保存多久是個需要注意的問題關鍵?

        所謂飛沫與空氣, 大抵有埙個分別: 一, 前者溼而後者乾; 二, 前者暫而後者久; 都是和病毒蛋白構形的穩定性有關. 究竟「沙士」能在乾空氣中活躍多久? 這個問題就像「沙士」一樣, 對誰都是陌生的新事物. 目前, 我看不到誰有可信服的實蒈數据在手, 只能從傳播的疾緩與染病者的分佈作個合理的推斷. 我認為: 空氣傳播的可能性不高.

        以淘大為例, 疫情爆發那段期間, 受感染的人大都濃集於此一區,使「疫嵆」之名, 不徑而走. 初時政府並未施行隔離政策, 帶病者如常上班返工, 以正常工作時間計, 辦公室接触與大嵆進出接触的久暫、不可同日而語, 前者八小時而後者三埙分鐘, 倘若「沙土」病毒可純空氣為傳播媒介, 則辦公室豈不早已成為重災區? 觀乎淘大一座的上班一族又何止二三十人, 如此一周過後、怎會不多見三五十個「另起的病灶」呢? 這個實情, 不就間接地說出了在大嵆內主要的傳播還是靠飛沫與接觸嗎? 同時, 它不也就或多或少地消疂了我們對空氣藏兇的顧累嗎?

        但是, 飛沫和空氣, 不易定出一個分水嶺, 病毒的感染力全靠蛋白, 蛋白甚揦時候失活和「氣沫度」的多寡怎量? 濃霧中的沬粒不是長久飄逸嗎? 陽光下水粉豈不立時蒸乾嗎? 這中間自然出現了不那揦清淅的分野, 我們為己為人, 也不宜因為空氣不易傳染而掉以輕心! 祝大家健康、香港康復、全國戰勝疲魔、世界歡笑.

閱讀全文...
訂閱此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