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Dr Tso

故事前的小故事(序)

故事前的小故事                       曹宏威

 
                                           (明報出版......................序言)
                                                                                                                                               

-------------------------------------------------------------------------------------------

                           

                                  擺在最前頭的小故事

                                  五月二日看報, 有標題如下:

                           愛因斯坦及牛頓或患身心失調症

                 据路透社倫敦消息:有劍橋大學的巴倫科恩及牛津大學的詹姆斯研究所得, 他們相信, 提出「相對論」的愛因斯坦及提出「萬有引力」理論的牛頓等著名科學家雖然是天才, 但可能同時患有以過分自我為中心的身心機能失調(亞斯伯格)症.

          

                 我馬上翻看這本書的牛頓和愛因斯坦的故事, 心裡得到很大的滿足! 

              

--------------------------------------------------------------------------------------------

潘耀明先生交來一繍打印的稿件, 囑咐我替它寫點評語, 我翻了翻, 是科學書, 有點職責上的好感; 卻沒馬上看,  待忙過手邊工作後, 真的把它攤開來讀, 前翻後翻, 腦裏彷彿有個印象: 為甚揦白字這揦多? 阿里士多德變了亞裏士多德, 居里夫人變了居裏夫人,..; 這個還不止, 一個作者, 有勇氣談天、數、理、化、生、地六個不同領域的問題, 難得的博學! 真行嗎? 為甚揦不像前輩的王雲五, 統籌一下, 分別找六個學科的專家來執筆呢?

我趕忙給潘先生致電, 把我心裏的話說了. 潘兄是老相熟, 他告訴我, 那是內地的暢銷書, 整套多本, 科學的故事只是其一, 還有的包括歷史、文學、藝術、哲學等; 原作是簡體字的, 草稿變成繁體字, 機械性地錯植, 校對時必會改正. 他解釋得很妥貼, 而且劍及履及, 把一本新簇簇的原著寄下. 使我工作時可作比對, 閱讀份外順暢, 幫我一個大忙.

前前後後廿多年, 自從回到中文大學任教迄今, 我最大的收獲是除了本職教研行政之外, 親自見証了香港科普活動的成長, 不管是報章上、電視上、學生活動上, 還是社會風氣上, 近年的科學氣氛都比早前濃厚, 數量相當喜人. 令人看落, 此時的香港, 的而且確是一個現代感豐富的城市.  我感到: 社會各式人等, 能多對科學教育表示欣賞, 這是文化內涵提昇過程中一個重要的指標, 它既給科普工作的推動者打氣, 還使所有科學工作的朋友得到鼓舞. 工作的意義獲得肯定, 香港進步、科普受落, 不在話下.

然而, 細心地觀察一下, 進步中不無隱伏覑的危機. 從氣勢形象講, 大家每日碰口碰面的新聞, 和二三十年前比, 真的無「科學」就不好過關, 先前路上傾倒了甚揦化學品, 籠籠統統地說句出了事便算, 現在採訪主任要找個專家來解畫:看化學成份是甚揦, 有啥危險. 才算交差. 表面上, 肯定是市民讀者的要求高了, 沒點科學品味就入不了流. 這是好的; 但卻很流于表面化、走過筯. 不知是真知灼見的專家不願負起這個社會職責, 有的避而不見, 有時站出來說話的人又話不對題, 說話有時竟到了科幻的地步.  另一個方面, 也許是記者做的功課不, 問得不覑邊際叫人吃不消, 或者又是認識和溝通上出了問題. 反正這份資料送到讀者面前的時候, 它的科學份量就大打節扣, 這等如說近年給社會上桌的這道科學菜是講量不講質, 事倍而功半, 再加上, 科學產業化過程中的商品氣味很濃郁, 掩芿住以科學精神為神髓的這門學問的傳揚. 所以, 科學的人生只做到「物」而非「心」的層次, 是頗美中不足的!

猶有甚之, 這年代學生讀書不專注, 雜弄太多, 認識機械化、理解形像化, 在社會諸多興頭的吸引角力下, 年青人留給自己吃基本知識那個大餅的胃口少了, 相形見拙, 愛上科學學問這份餅的比例便顯得縮細, 這是不利於廿一世紀文明的騰飛的.

作為科普推動人, 我認為最切要的工作是把科學的真意義和真面目提供給普羅大眾去選擇, 其間需要一個合適的時序與過程, 它是一套學問!  但對於在學的年青朋友, 初期接觸科學的印象則殊為重要, 有如情人初戀, 即使不需要走向知己朋友, 也萬萬不要惡化到視交友為畏途, 防礙日後社交的發展. 同理, 學子選擇文、商、科、藝, 順其喜好, 卻絕不該一交手就叫艱深枯燥嚇窒了純潔的心靈, 影粛了科教的整體形象. 我主張:科普的工作要「有趣、有料和有用」. 科學是真學問, 有料是不容置疑的. 有用與否, 要看掌握者善用與否, 廿一世紀不可能不給科學派上用筯. 至於有趣, 它本來也是科學的一個本質, 但掌握者能否靈活發揮、廣徵博引, 俱看本份; 不過, 像用兵要注意後勤, 搞科普當然不能脫離科學的好材料. 「西方科學的故事」一書就是這個範疇內的新事物.

這本書有趣、有料、又有用.  如果你乾啃教科書, 我恐怕你想不起有那位科學家, 夠胸懷和抱負, 說出一句「給我一個支點, 我就可以移動整個地球!」的豪言壯語! 你別以為今天的年青人因為生活太多姿多彩, 而丟棄了唸好科學是個上選; 你去看看笛卡兒, 看他怎樣把身邊的美女、美酒和狐朋狗友踢開, 寧願選擇埋頭做他的數學! 你也別以為今日香港的立法議會議員, 能夠激辯得沸沸騰騰才算做實事, 像大科學家的牛頓, 滨與了整屆國會議事, 竟可以從來沒有發過一言! 你也千萬別輕視女流之輩, 小心她們會像居里夫人一樣, 不鳴則己、一鳴驚人, 到今日止, 她仍是唯一同享物理加化學諾貝爾獎的得獎人!

我喜歡看數學家歐拉羞辱狄德羅那片段. 當時歐拉為俄國女皇做事, 狄德羅威逼俄國改變它們的宗教信仰, 女皇請歐拉向狄德羅作証, 歐拉便一本正經地向對手說:「尊敬的先生,

(a+b*)/n = x, 因此上帝存在, 回答完畢!」, 狄被這証明弄得糊裏糊塗、不知所措, 卒之, 只有知難而退.  我看, 那有這揦簡單, 說說故事而已. 不過, 說客也好、辯家也好, 總該多點墨水, 急才加機智, 才會無往而不利! 我是個無鬼論者, 很可惜, 這些年來, 還未遇上有科學家來挑戰: 「因此魔鬼存在!」, 哈哈.

雖然是看偉人的故事, 我並不主張大家去崇拜權威偶像, 要建立自信不需要學牛頓的怒揍小霸王, 要培養獨立思攷不可能跟隨愛因斯坦被趕出校! 學他們怎立志、學他們怎治學好了. 這本包容六大領域科學的故事書, 必有引你入勝的篇章.

                                                零三零五零五於馬料水香港中文大學

--------------------------------------------------------------------------------------------                                                                                                                (完)

註:  (a+b*)/n = x   的x, 應作2, 請參看原著方程式格式, 我可幫眼.

閱讀全文...
訂閱此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