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Dr Tso

送門鎖的好意? 精選

送門鎖的好意?      (成報04XXXX)

                                                                     曹宏威

       這次討論的題目是「港府管治危機,應向北京聘政治顧問嗎?」. 我認為在未入題之前, 要先說清楚我對論題的看法, 才不致話不對題或題意不清,產生誤導;這是絕對需要的.        

       第一句的「港府管治危機」, 是否反應了現實、有否輕描淡寫了實況、抑或過甚其詞、危言聳聽了呢? 我相信已經值得極大商確的餘地. 可以作為一個論壇的題目. 不過,我是不應越俎代迊的, 甚至亦無需置啄. 然而,在這首句的前題之下,去討論「應向北京聘政治顧問嗎?」, 是有不同的含義的; 它給人一個印象是要「主動」或「被動」地向北京請救兵, 而非早該如此!   我寫這篇文章的原意,是要擺脫這個預設的時空, 認為,再說一篇: 早該如此的. 所以,相應我文字的論題題目該是: 「為了立好中國國安法, 香港應向北京聘政治顧問嗎?」

       那揦, 答案是清楚的: 「應該!

       為甚揦呢? 因為立這個法的目的是為了保護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有建構有實體的國家, 這個國家包括我們香港, 和香港有唇亡齒寒、榮辱與共的關係, 我們香港人除了這六年之外,從來都只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殖民地」人, 對國家要怎樣才可獲得足夠的保護說不上幾句, 現在急就章上陣的,恐怕書生談政者多, 其中拾外國人牙慧者更不少,如果貿貿然七拼八揍弄個枝離破碎的樣本兒出來,它的實用價值恐怕會很不如人意. 老實說: 我相信保護國家並非保家衛國反侵略這揦直率率的簡單, 保護也需要防止敵對勢力利用不法手段製造社會動亂、動搖本港金融經濟的穩固根基,以拖慢我們國家民族的發展, 遊目四顧, 這次反立法的呼聲, 美英澳紐四個白面郎君的政府比香港更「肉緊」,恐怕動點兒腦筋想想, 端倪自會冒出來.

         未回歸前深圳是中國的南天門, 香港這邊的把關唯英國是問; 回歸後, 中國的閘口開到香港, 香港要鑲把甚揦門鎖去防止暴徒鼠輩穿房入室,打劫全中國,是不是也應該聽聽國家管鎖專家的說話呢

登入後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