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Dr Tso

名家專訪 曹宏威銳意走出科學的桎梏 精選

名家專訪 曹宏威銳意走出科學的桎梏

 (家週刊15期﹕ 2002年8月6日) 記者﹕王直方 

凡是提到科學上的問題,總離不開曹宏威博士的名字,皆因他可說是當中的權威。

已退休一年的曹博士,說他教了多年科學,似是坐監,現在是時候走出科學的框框,將自己的知識年齡降回十八歲,多方面學習不同的興趣層面,好讓自己與時下社會的人溝通得到。

    既然遇上科學博士,當然要問,科學的真正解釋是甚麼﹖很專業的答案﹕「科學是有系統、有分析的外觀,是人類從經驗中引伸出發展前途的預測。」之後又認真地補充一句﹕「科學可以充實人的內涵。」



難忘科學責任

    談到他的退休生活,他有所感地說﹕「在香港中文大學教了二十四年科學,退休後是以客席身份教書,回想起來,覺得自己一直坐監。現在是借勢一退,擺脫所有枷鎖。」他說,每個人在不同時期都有不同的發展階段,他願意退回十八歲的心態,對任何事重新學習,做個終生學習的最好典範,說時真有如釋重負之概。

    他現時仍有為香港中文大學舉辦一個名為「科學鐵人盃」的比賽活動,並說﹕「現時大學多了,校與校之間甚至不同的學系都在爭取好學生,大學間是出盡招數,以求從中揀選到資優的學生入讀。」自問當年在科學學術上是開荒牛,曹博士說不時要動腦筋,攪些有趣味性的活動,如全中國每年一屆的IQ擂台比賽,以發掘更多有資質的後進。

    他強調﹕「現今世代,要生產要建設,非科技不可,就算是醫療發展,也非醫療科技不可。我就是有責任搞好科學這門學問。」


創意科學少年時

    年少時的曹宏威博士,也是喜歡對事物諸多研究,總是有一份好奇心。重提他的小玩意,臉上泛起一片童真的曹博士憶述著說﹕「我當時是甚麼東西也喜歡一邊用手攪一番,腦中就盤算著可以有甚麼新搞作。記得當時交功課要寫毛筆字,我去大南街買了一支古老款式的墨水筆,筆嘴是用14K金做的,我就用硝酸加硫酸將金筆嘴溶掉,那麼我的毛筆字功課就有點點金粉了。」說時嘴角泛起絲絲滿足的笑意,很是回味當年交功課也那麼威水的樣子。

    另一個比較搞笑的例子,也是與毛筆有關﹕「一次行山,我帶子支自製的豬鬃毛毛筆,筆管內加了紅藥水、藍藥水,行山時有小孩子跌倒,也可以隨手拈來用。」又是一副沾沾自喜的臉孔。


學習與溝通

    提起創意,他更是話題多多。「我現階段是可以找自己喜歡做的事來做,現時就在學工筆人物畫,是平時開區議會時隨手畫的,每個人物大約花五分鐘。另一個嘗試,是準備用毛筆畫卡通漫畫,我的目的是借畫畫作為與人溝通的橋樑,能夠將自己的空間擴大。」

    創意多多的曹宏威,說有意搞個幽默會,形式是朋友共聚用膳,邊談邊作個笑話,只求引大家一家,並希望能成功鼓勵此風氣。他提到﹕「正式的創意是一門學問,如智力創意便是一種突破,遇上想不到的問題時,人便要突破,衝出自己的意志,有自己的意願去做,有期望,之後就可以突破。」

    曹博士不斷強調﹕「人一定要有智識層面,人愈老,與社會的距離是幾何級數地下跌。所以,要學習與不同層面的人溝通得到,便要增加自己的可溝通性,如學電腦、用筆寫作等。」

    他更有所悟地說﹕「這世界是人愈老便愈萌塞,到時眼又聾耳又矇,被天然淘汰,便不要悲哀。所以,人要利用一己所長,懂得與人溝通。」

最後修改於週日, 04 一月 2015 12:01
此分類更多內容: « 董生不怕被高官吊起
登入後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