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Dr Tso

我透你明 精選

我透你明

香港人此時的心態是聞雞瘟而色變,H5病毒不知何時來,來了便令一類人驚、一類人手忙腳亂,另一類人大造文章。指桑罵槐。所有的雞隻﹕老雞、嫩雞、童子雞,只要嗚眉瞌睡的雞,統統人道消滅,無一倖免。亦沒有誰徵詢過雞隻,看「雞道」該如何處哩,雞,就是死得活該命抵﹗

最 近有一家香港人回福建的平潭鄉,女兒隔天就發病,病狀像是感冒,有如菌毒傳染,不幾天便嗚呼歸西;做爸的多照顧了點女兒,也出現了病情,以為香港的醫療設 施一流,急忙趕程回來治理,誰知仍是難逃一死﹗﹖後家中的兒子又成了病號,母親頻撲也累得死去活來,這家人驟生變故,禍起旦夕,在鄰居的眼中有如中了邪、 生了瘋,大家都怕沾上滅門大禍,人人自危﹗恰好那幾天羊城又爆出「非典型肺炎」的消息,於是香港報紙那「想當然矣」的心理又在作祟,像平潭這樣一個不見經 傳的窮鄉,衛生設備必然落後,病菌肆虐,幾乎成了順理成章之事。這個健康家庭,因為回鄉而染病,禍不重至重重至,皆因回了鄉,自然病源就莫須有、必在平潭 矣﹗﹗香港傳媒於是朕來審判,走前了一步,字裡行間,隱約之中,平潭便變成了「疫埠」,遊客也有不少因而卻了步﹗這是寧可信其有的人心「低科學」的走勢, 平潭既不能立予申辯,內地向來己被喧染成封閉地帶,消息封鎖,莫須之有,平潭活生生吞了這隻死貓,真是無妄之災﹗﹗

廣 州羊城,情況也好不到那裡去;新聞盡向市民惶恐、醫院無措、消息亂飛、炒賣板籃根、搶購白醋,以致斷了市等等一方的報導上,大字標題、文章大造,彷彿一出 香港,北方盡是禁土﹗不知是誰出的鬼主意,塗黑內地政府、倭化大陸醫衛,叫人留港消費﹖還是因為不堪香港時刻出現的雞瘟困擾,借機出出這啖氣﹕「你都有今 日﹖﹗」

其 實疫埠如果出現,怎能逃出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的監管呢﹖何況,粵港天天有上萬的人流出出入入,細菌病毒,連廿三條都管不上,如果爆發散播,以香港人耳目之 聞,又焉能不知﹗結果查明﹕平潭的本地人連一案病例都沒發現;而廣州也只聽到病者治癒出院、再無新例發生的恐慌消息。就算香港的記者狗仔隊也盲了鼻。所謂 消息封閉,應該是有待查明、防止誤報,盡量降低不必要的混亂與驚恐而已。相反地,試看我們的敏感,不就替不法之徒製造了機會,將幾塊錢的白醋炒賣過百元, 難道這是很有趣的嗎﹖

此 番擾攘,大抵己事過情遷,國家應該注意到﹕香港與內地,因為消息不流通、或新聞的斷續出現所引發的誤會,不管是主觀人為的還是客觀的,都要付出一份不少的 代價,一時間,要消除誤會、打破隔膜的工作不可能依靠香港傳媒。既然如此,我認為﹕國家應該慎而重之,將內地最近醫衛界撲滅傳染病毒(猶指羊城為例)所 取措施、過程和經驗,原原本本的,大事張揚地,選擇最有效的平台,「昭」告天下,讓大家明白,國內醫衛制度如何確保國民的健康,內地的防護網絡,如何在應 變中,既照顧到所有國民生命的安全,又避免社會出現不必要的惶恐,新聞要向大眾負責﹕絕不嘩眾取寵、更不宣揚血腥﹗仔細說清楚,在對抗同一類型()的傳染病毒中(究竟「非典型肺炎」與H5有否關連),羊城死了多少人、死了多少雞﹖也應交待個水落石出。讓香港人一新耳目。

我估計﹕這報告一出,香港的雞,必然在下一輪禽流感出現之前,作出移民廣州的最大打算。

最後修改於週日, 14 六月 2015 21:44
此分類更多內容: « 世上的水﹗ 細菌怕怕 »
登入後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