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Dr Tso

世上的水﹗ 精選

我這個終生讀書人,由小學到博士學位的五個求學的建制階段中,有三個階段和耶穌打過交道,雖然其間瑪利亞的角色也曾忽隱忽現過,但總的來說,天主基督兩教,還是離不開以耶穌的故事為教義的基調,我依稀還記得,耶穌說過﹕「我是世上的鹽」、「我是世上的光」。

「光」的意義我不說也悟出多少,光對於古人來說,是黑暗與罪惡的清掃者,古代部族,不少的信仰是把日光放在中心,群起而膜拜的。但鹽有什麼重要﹖莫非那不納斯城的耶穌,對販賣岩鹽或海鹽的私裊,有特別深刻的認識,這個我不懂,日後找機會問清楚。

但不管說是光還是鹽,耶穌的腦子裡,都存在著認知的局限性,今日耶穌,大抵會說﹕「我是世上的水﹗」水比諸光、比諸鹽,都太重要了。

沒有光,光合作用就停頓,植物不長,牛羊自然也屬苟延殘喘,人的生命遲早受到威脅,但和水比較,失水是直接的,你看沙漠缺水的生命可拖多久﹖鹽的重要性更次要,如果食鹽亮起紅燈,畢竟它仍可以循環再造,鹽是最不會蒸發掉的物體,那麼,「我是世上的水」,豈不是更 essential

我這樣說並無言過其實,我們的軀體,三分二是水,每個生理系統、組織和細胞,以至細胞器,無水不行,水既是生命分子的介質和載體,自己也成為水解作用的參與者,水,可以把溶質以分配溶液的手段得以均分﹔水,可以把肌體過熱透過汗液的揮發而保持低溫。

現 在人忽然感到孤獨,仰首長空,問起一個不容易和夢境分割的句子﹕「我們是否孤獨﹖」不孤獨就等如天邊某顆星有「生命」存在,抑或是我們遠祖分離走散了的兄 弟,在那裡閃晶晶地向地球人招手。有人怕地球被污染糟蹋得住不下去,有人又怕一旦隕石與彗星進襲,像億萬年前恐龍滅絕,那年代的昏天暗地,他們端的想到﹕ 真要太空逃命,去依靠那星際的骨肉遠親﹗然而,生命在哪﹖你即使可以去找,用遙距探測去找,也要知道找什麼﹖找人嗎﹖倘若那邊的生命發展得沒我們這邊地球 的順利,那生命還只是初階,你用人的指標去找,能不「眼大睇過界」嗎﹖要找,先要找有水的星球,有水才有生命,耶穌倘若沒想到這一點,祂就只會留在地球 上,天主教和基督教都跳不出大氣的光環。

水最可貴,水把生命激活,是生命的提升﹗水也把死物的鑄鐵,灼燒後急速地濺水冷結成鋼,是鋼鐵的提升,一視同仁,這是偉大的水﹗

登入後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