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Dr Tso

給「心」「肺」戰士 精選

當今我們面臨兩場仗﹕一場在遠、一場在近;遠的屬心戰,是良心之戰,近的是肺戰,是肺炎之戰,都是肌體大戰,大家都得小心應付。

先 講肺戰,香港今年不幸,首遇變臉病毒,偶一不慎,染上此惡毒的病毒,七天後就會出現感冒傷風的病徵,兼且有咳嗽、發燒。它的最大毛病是肺部被它變為病灶, 照顧不到就有殺身之虞。從中大和港大科學家同期所發表的病毒電顯照片看,它的形態不盡相同,可能正是此病毒不斷變換的原故,這特徵也間接說明了落藥之難﹕ 據說一般抗生素奈何它不得﹗你這邊捉,它在那邊逃,使出一招割鬚棄袍,叫您追個不著,其難可見。還好,在此期間,醫護人員也好、科學工作者也好,都身先士 卒,參與抗戰,值得我們欽敬﹗這病毒被正名為 SARS,即是「非典型肺炎」,病毒是 RNA型的,而且它似乎還要靠體液才可傳播,如果能適當地避過口沫、手汗、眼淚、鼻涕的接觸之餘,傳染的途徑就基本上可以堵住。這是不幸中之大幸。

聽 說有中醫配方可以提高抵抗力,抗衡病毒入侵,又聽說有科學家正在尋求抗體去製作藥苗,作為對抗,這都是好消息,希望工作做得科學、做得細緻。衛生當局也該 密切留意,經過核實的防病良方是大家夢寐企求的,然而,在正確的醫方出現之前,有意識擋也是必要的﹗這個人,就是要有防範病毒蔓延、戰勝炎疫的社會公德 人。他要明白﹕這病非絕症,這病的散播需靠傳染,這病如果不散播,我們就戰勝了它﹗我們除了應有的防範,使病毒在公眾場所減少感染之外,我們不妨也把它傳 播的規律摸清,檢討自己的生活模式,作出適當的改變;這樣做雖然稍減我們生活的姿采,但對阻隔病毒的來勢甚至存在都有好處,對合力抗疫是最大的貢獻。

這 場仗是肺炎之戰,是關乎全球人民的福祉的,眼看疫情已有擴散的跡象,我們亡羊補牢,這是義不容辭的責任。我提議這樣做,大家也不應把它做得過火,人心惶 惶,大家需知此非絕症,只給社會帶來麻煩,故此,若把危險過份誇大,使社會產生不必要惶恐,就功不補過,我們人類史上,對病災從未扯過白旗,加上今日的科 技,才亮紅燈不幾天,這病毒已經被科學家的「照妖鏡」鎖死,我們普羅大眾,此刻要做的,正是要正視它,怒視它,也敵視它,用我們的冷視,把它們正法。

肺 戰之餘,中東的戰火,是一場「心」戰﹗這場戰火,早晚在經濟的領域燒到香港。伊拉克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它有過一段為了石油向外侵略的歷史,但十年前的海灣 之戰,給薩達姆的懲罰大抵早已過了頭,連伊國人民都蒙受其害﹗美英何以踢開聯合國的非議,揮軍入侵﹖明眼人一看自明,所謂正義,不外乎又是石油之戰而已。 美國這個國家,平日扳起正義面孔,也不知把多少港人瞞騙住,今日此事,正好擦亮港人眼睛,好好上一課人文科學的大課﹗

美國我不想講,我在美國生活十多年,對美國人民有一定的感情,這一仗,也不是我的朋友老師學兄弟要打的,是布什和他背後的軍工大企業家要打的,目的只為發財,卻欺騙了我的朋友,我為我的美國朋友而欷歔,而悲哀﹗什麼科學文明,仍篤不穿布什一張虛偽的厚醜臉﹗

不如講講英國,在英語系國家裡,加拿大或多或少是反戰的,新西蘭也用冷膊頭對待美國,澳大利亞雖然走錯了一兩步,但人民反戰呼聲高,連天主教宗也反戰,這幾天美英聯軍出師不利,急急召喚撐腰國家做勢﹗但澳國似乎學「乖」了,一句「你傾住先」,有畭無厘頭味道, 但無厘頭得很科學,值得記一功在此﹗只可惜﹕英國這個國家賣身賣到貼地,此無他,國家小,資源少之故也。由此一仗,聰明的香港人可以清醒頭腦﹕想想這樣的 國家有什麼正義可言﹖如果把英語系的國家順排﹕加、紐、澳、英,英國跌到腳底﹗英國為它的利益出發,也顧不得做美國的幫兇與幫閒了﹗真箇低招﹗可惜。周總 理曾說﹕弱國無外交;我認為,曾經強過的弱國,今日仍死眷戀往日的光輝的國家,豈止無外交(見安理會一役),就連原來的正義細胞也全變了種矣﹗

登入後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