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Dr Tso

「後疫期」怎打算? 精選

今日談疫症、SARS疫症,我以為最值得注意的己經不是怎防怎醫的問題,而是「後疫期香港經濟」的問題。話出有因:這個疫症在世界疫症史上來說,只是銀樣臘槍頭,多少仍是來勢凶凶、虛有其表。底子裡,如果身壯力健,就算惹上了,上帝也不肯收貨;既不是絕症,用藥得宜,康復也只需時日而已。況且,只要隔離施治,它的殺傷性比惡毒的感冒異不出多少。稍安無燥,後疫期己到。

「後疫期」大抵要辦三件事:第 一,檢討本港醫療制度中應變這一個部份;第二,從速恢復香港的健康形象;和第三,全面地為本地社會的秩序與市場固本培元。我的學識和本文的篇幅都不容許我 在此詳談第三件事;反正,打從回歸開始,香港就像個蘇了啤啤的婦女,如果不乖乖地「坐月」補養,心高氣浮去誇談世界一流:城市一流、民主一流、平等一流、權利一流、喊街一流,我看,到頭來,只能見到的:倒是死心塌地愛港的人「一」江春水向東「流」﹗﹗

論應變,我感謝過前線的醫護人員任勞任怨、忠於職守,政府部門的頭領權衡輕重、費煞思量。我絕對肯定他們廢寢忘餐、把疫症打壓了下去那份勞累。這份勞累、勇毅與敬業精神,叫我由衷地感到,此仗的平伏,他們勞苦功高。然而,應變的「變」的內涵應該與時俱進。我們僥倖地克服了SARS, 不應該假設今後再沒有比這病毒更惡毒的出現,也不應該假設香港從此免疫。對於任何有爆發成災的疫變都不宜掉以輕心。今次疫樓的出現正揭露了鑑定病毒傳播機 制的不足、危機分析過程中取樣與決策,也許是受制於地區經驗的局限,表現出比較主觀與片面;今次停課期間,有學生墮樓、有傳染黑點的機房爆棚、有無數學生 無所事事、有學生發假消息鬧事…,種種現象的出現,都不是無可避免、或無可把影?減到最輕的。再說,「疫埠」謠言如此輕易地可以觸發市民出現搶購潮,有報紙大版頭條指出「謠言比病毒破壞更大」﹗﹗光是這一著,除了明顯地暴露了香港「應變」的兒嬉,還赤裸裸地讓大家警惕到香港民心的脆弱﹗請大家往深層想:廿三條立法的嚴與鬆,還抱甚麼幻想?

SARS 不是黑死症,不是依波拉,亦不是HIV,不幸染上,撇開老弱易引致併發症者之外,體質相當的,倒霉之極就是被困在白茫茫醫院十天,因為不作正確防預,它會 在社會迅速散播,造成災禍,所以我們一定要高度正視、全力防範。但是,卻勿過量誇張、極度渲染﹗除了直擊報道病情實況之外,絕對不能抹煞政府方面所採取的 防治措施與取得的成果﹔不應言過其實,使自己吃虧﹗當今世界各國都注視著這個疫情的發展,大家爭著搶吃旅遊事業大餅的當前,我們大家都不希望他們看到的只 是一個哈哈鏡裡的香港形象。如果我們香港自己的傳媒不去愛惜香港,給人一個正確而全面、負責任而實事求是的大城市的印象,我擔心在虎視耽耽的外國輿論照射 之下,他們的報道會斷章取義,大大地踩香港與南粵一腳,旅遊業只是最直接的一環,飲食業呢﹖零售業呢﹖最近,瑞士鐘表年會拒邀香港代表出席,恐怕這還是冰 山的一角。口口聲聲為香港的人,難道你願意看著香港「後疫期」的經濟雪上加霜嗎﹖

明乎此,我們就要從新、從速,為了恢復香港的健康形像而出謀、獻策、落力﹗

登入後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