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Dr Tso

誰的病? 精選

對於禍從天降的「非典型肺炎」我托賴還未發病,所以我是旁觀者﹗至於明天的我會不會發病,是另一回事,我這一個有愛惜心的旁觀者,既不怕病、也不惹病,為己為人,做足應做的防護工夫,不多、也不少,對大局只能投以冷眼。希望打一場速戰速決的勝仗。

瘟 疫是天災,天災是不時出現的,最近期、在上世紀末的九六和九九年,疫症曾分別在美國的中西部和紐約市出現過,一下子死上千人,毒手都是人類看不上眼的小傢 伙﹕原生動物呀、病菌呀。但傳播媒介一次是污水、一次是毒蚊。至於像這次呼吸道的瘟疫,最恐怖的莫過於一九一八年,又是在美國本土爆發的﹗據說是豬型流 感;當時藥學未發達,醫生也束手無策,只有等病毒越傳越弱才自動式微,結果死人逾兩千萬,使美國人從此就對傷風與流感聞風色變﹗

今 次不幸,俄羅斯輪盤抽中了香港,襲港的病毒據說是個新的變種;既是「新」、又已「變」,對付它就無規可循、無藥特效,還好我們的醫衛工作向來不錯,不到一 個月,病源的行蹤和樣貌都被揭露了;至於醫療配伍,即使沒特效的、但七揍八試,有八成療效的方案都出來了,值得大家額手稱慶﹗我認為﹕無論從醫療還是科研 的角度上看,這是與此次防疫工作者,日夜辛勞所得來的成積。我想再一次在此感謝他們忠於職守、盡卻本份、血汗創成積。

冷眼旁觀,我可以做到甚麼﹖我以為,數簡理明﹕「病者就醫、傳者隔離、疑者自律、觀者毋燥」,不消半個月,七百萬人的香港,也可以振臂一呼﹕「我好番曬?﹗﹗」

我 這番話沒要討好誰,我看今日之所以人心惶惶恐恐,是有人不守公德﹕是公德病了﹗有人「不就醫、不隔離、不自律、嘈生曬﹗﹗」不就醫有二害﹕散開病毒、害死 自已。病毒散開當然對防疫不利;可醫不早醫,除了填掉一命之外還嚇怕社會、影響國際﹗所以,對於傳染病,配合醫生吩咐,有病即醫,也是公民責任﹗

「傳 者隔離」和「疑者自律」都是防絕傳染的不二法門。「傳」者是已被傳染到、病徵外露的帶病者,「疑」者包括﹕一,接觸過發病人、雖未發作者,和二,不知有沒 有接觸過病人、卻已無原無故地出現了類似的病徵者,無論是前者或後者,如果他們不自覺地暫時犧牲一己的自由去歇阻己身(可能)?帶病毒的散播,預防疫症蔓延這項大工程始終只能事倍而功半﹗打仗捉迷藏﹗﹗﹗

說句大概的說話﹕如果這兩批人都匿起來,病毒都沒了,我們何須戴口罩﹗當然,社會難作「黑」「白」分,所以,大家才都戴上口罩。但是,倘若眾人都戴了口罩,他們傳者與疑者,卻張開咀吧、頭岳岳地橫衝直撞,公道嗎?﹗口罩只及其一;懂得隔離與自律的深層意?的人,應該處處為公眾著想,那麼,孤身上路,染病的等候復痊,疑病者等候發作,發作的待醫治,沒過一頭半月,病毒還那兒藏身呢?

嚴 格地講,除了康復者免疫外,難有真旁觀者。也難怪﹕未病的人怕染病,所以他雖旁觀,卻易熱情投入,儼然以後座司機的姿態出現,這樣做很容易製造了不必要的 混亂。旁觀者不宜熱情宜冷眼。畢竟這病毒是新生事物,專家也要摸索,摸索不可能永遠對,但掌握較全面資料的還是專責的人,旁觀者如果沒弄清楚就妄加己見, 吵吵嚷嚷不見得會幫助解決問題。

我看此刻,只要大家做好本份,病毒已成強弩之末。要想香港早日除疫,須知道﹕這病在公德不強。是社會病﹗

登入後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