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Dr Tso

國內遏疫:行與不行 精選

在這場「非典型肺炎」的「遏疫」戰中,中國的戰場,有 「行」有「不行」。行與不行會﹖時轉化;掌握得好,可變成為個都是「行」,也非奢望;而且這個「現場」比較,是個小檢討,我著眼乎全人類醫療衛生服務事業 今後的取態問題,凌駕地域、走向絕對,故不需營役于一巷一城的得失,但求矢志為人民服務。


         所謂不行,是「不是滋味」的不行﹗我如此說,究非無因,我們這個「央央大國」的危機應變系統,猶其指醫療衛生事業一環,在此遏疫一戰中露了個底﹕不是情況 掌握不準、就是開局組織不密﹗我相信,如果我的期望,只是停留在發展中國家的前沿,願意蹲身在次大陸級別的國家水位,疫戰迄今,也還算很有遏阻能力,就算 和上世紀末爆發於美國的大疫症作比較﹕九三年米爾沃基市的隱鞭孢子蟲疫與九九年紐約市的毒蚊為患,天災難免,各盡其責,我國也算交足功課。

但 是,我要是放眼於小康社會的中國,此仗遏疫,迄今所作表現,不無可以挑剔之處。首先是收集資料的網絡和發號施令的機制追不上時代需求。疫情如戰情,我們活 在廿一世紀資訊年代,每當一地有反常疫訊出現,專責衛生事﹖的官員就要提高警剔,像這一役,內地初期疫情可能因中國壓住爆不起來,錯過訊息;但當鄰近地區 一再喊起火急危情時,當局所需決策的資料就要詳盡而如實,這樣才有助于疫情分析和遏疫決策,倘還不足,國家系統就應該借勢理順所有城鄉管治機制、消息通佈 網絡,還要與時俱進,讓從業員進修醫務新知、掌握生化常識,務求使「疫知如何遏、病須怎麼醫治病救人。」

對 於疫症可能帶來高一個層次的衝擊,像宣傳、商業、旅遊、經濟、外交…等等領域所衍生出來的新問題,國家與省級領導層也應多添一份危機意識,凡事想深一層, 多留一手,預作安排,總比後發制人勝出一籌,反正「吃」腦才是潮流走向,做父母官要高瞻遠囑,有備無患,不讓國家吃一分虧﹗﹗才談得上真箇代表。試問一句 當權者﹕「有誰想到﹕SARS這四個字母,都有暗伏玄機﹗﹖」

還 有那個專家與哪病元凶一事,科學氣味很淡﹗我撇開世衛十六日的宣佈﹕對冠狀病毒過早作出肯定而不談;只說發布「衣原體」消息之日,香港早有元凶是「冠狀病 毒」的事實見報。我期望任何一位有素養的科學工作者,都不會置若罔聞。一定會指出別人結果的不同,還要嘗試解釋可能引致﹖者不同之原因,提昇關注,這才是 寫論文、作引論的不二法門。
 

遏疫的目的 在乎治病,今日所有發現,離目的尚遠,科研多曲折、處處迷陣,尋覓會走眼,步伐有緩急,不揭不捨,毋驕母綏,還請各路朋友,認準目標,早日製成抗病疫苗, 造福人群。內地潛龍伏虎,人材無數;我早年在劍橋認識洪國藩,是辛加Sanger核酸定序組有建樹的人,我國只要定案立組,全開綠燈,這個任務就完成有 日,必可化不行為行,是人民的期待﹗

讓我 把我認為「很行」的國內戰況說說,那是中西醫的結合,它打了場飄亮的仗﹗我這個推斷來自兩個方面﹕一,從數字上看,內地先發病,而且時間不短,但總的染病 人數和本港卻相若,如果其他因素不變或逆向變,再結合內地國人治病習慣不少是使用中醫藥的,則它的遏疫功效就十分突出。二,香港現用的「特」效藥 Ribavirin和免疫球M都屬高價貨,內地不見得會廣泛使用,如果不是中藥發揮作用,還有甚麼藥可以取代它們(非直接)呢﹖況且,世衛對中醫藥作出讚 譽,也非無因。難道,我們想見中醫藥對全人類作出更大的貢獻,這還不是一個天大的機遇嗎﹖

我 們環顧全球,在一段不短的日子裡,不可能有任何免疫疫苗出現,遏疫中醫﹕臺灣無經驗、香港不咬弦、星馬談不上,餘下來就只有中國大陸,國內的醫衛教研部門 與醫科科學院,天天談企業化,怎可沒有看到此役中,戰場上,結習了分子生物學家、生化學家、免疫學家、傅染病學家、病理學家,內科專家、中西大夫。都在眾 目睽睽下,看著中醫中藥從業員出招,這還不是一個發業務之大達的地方嗎﹖這個「行」極了﹗﹗

此分類更多內容: « 科學殲疫建新功 誰的病? »
登入後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