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Dr Tso

世態「炎」「量」 精選

第一個是SARS,Severe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是此症登陸香港之時,某方面的人馬(總得透過英文的傳媒吧)把它「成功地」約定俗成下來的名稱。
第二個是SRS,如上文;因acute和severe重覆,省去而成。据說是衛生署如實地coined定的。
第三個是AUP,Acute unspecified pneumonia(急性病因不明肺炎),是內地沿用的英文代號,從來港參加會議的中國疾病控制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先生口中說出。
你說你的,亂由人混。可不知是政府勢弱如此?還是某類心態主導潮流?明明是肺炎,偏不與中央統一名稱、不說;在SRS上多加了一個大A,分明是要揶揄特區的香港,有人卻只認為:香港衰與我某人全不相干﹗你衰﹗﹗
(二)
這場炎症的病毒,究竟是「沫」傳還是「氣」傳,不是學術討論﹗
淘大事件,如果沫傳,封樓可控;如果氣傳,封區封港,猶未可及﹗今日回顧事件,果敢決斷,穿越「係又罵唔係又罵的垃圾民主」,消除病灶,政府顯建一功。
甚 麼世衛專家,咬文學者,「病毒一日氣才斷、噴嚏億萬株浮懸」,既乖事實,無助遏疫;復危言聳聽,製造事端,試問按此計算,香港面積要如撒哈拉,才可氣潔毒 消,?得覺落;是否言過其實﹗?得就?﹗﹗若說病毒脫「水」,即使不馬上「失活」(denature),其感染力亦直線下降﹗所謂廿四小時,應作億萬株中 「之」最後一株的斷氣紀錄吧;香港市民,免疫能力並非到了毫不設防的地步,如此低滴定量(titer),何必拋其「浪頭」,卻避談I(inf)D50,又 不說明「機會率近零」,實在「攷起」記者,嚇窒普羅,再談氯水,壹加九九,稀釋百倍,只為方便措作,不是臨界險區。有時手重,開濃些少,本無大礙;頂多皮 粗肉厚,並非落毒靠害,毋須大驚小怪、炒製動容新聞﹗
再說衍化碳羥,引來癌變源頭,雖云有此可能,但機會微乎其微,說來只應當作學術討論;此日何時,正值全城做勢,宣揚衛生,旨在提高警惕,防範傳染,遏止病毒擴散禍延的緊要關頭;何以夸夸其談,擾亂視線,分散同心,未見應該﹗
(三)
「除了反應過敏外,也顯示觀點欠缺平衡。人們的反應很清楚是反映出恐懼,這種恐懼與問題的嚴重性並不一致,同時亦阻礙了合理的反應」(030430MP),這是Baltimore唯一說對了的話。
(四)
香港一個卅多人的旅行團到臺灣去尋「樂」,卻因為團中一個六歲小女孩被指染病而全團飽受強制隔離三天之「苦」﹗
結果:港府包機接回滯臺團友,該女童(離臺時)被阿扁政府列作「SARS懷疑個案」,一度不准離境﹗幸在董特首協調下,(才准上機)…
結果:女童巳退燒及肺X-光片正常,PCR快速測試結果呈陰性,衛生署(陳馮富珍)形容她「食得、睡得、玩得」,有本港專家認為女童情況根本連「懷疑個案」也談不上(MP)。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真是人性的歪曲﹗
阿扁主政下的臺「彎(灣)﹗」,有哪個民族敢將命運交托?
(五)
同日新聞,溫家寶在曼谷接受記者訪問說:「香港所需要的醫療衛生物資和護理人員,中央政府完全支持,一旦需要,保證供得上、拿得出,全部費用由中央財政負擔」。
阿扁當香港人生麻瘋,
阿寶唔怕我?爛?帶﹗
世態炎涼,Feel it yourself

登入後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