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Dr Tso

有信何如做喇嘛! 精選

               正當「世界佛教論壇」在兩岸兩地成功舉辦之際, 我忽發奇想, 「我甚麼時候應該有個信仰?」這個問題可以不答自答、也可以答而未答! 第一個不用之答是: 「難道人非有信仰不可嗎?; 隨後可答之答則是:「有人不是以為曹宏威是無宗教信仰的教主嗎?」我並不糊塗, 奇想仍舊可發!

            我相信, 如果真有那一天, 我會信藏傳佛教。先作一個預告:「某年某月某日, 宏威立地成了一個「佐仁巴」, 並非不可能!

               如果我有此抉擇, 所選的宗教必有一些我佩服嚮住的吸引點, 它離不開下列之點: , 我求信的是一種處世的原則、做人的哲理, 它需要能鞭策自已, 要自已恭身力行, 但不能只做一個簡單的交心運動、信就得救, 份屬兒嬉。我認為宗教不應變相收編、我肯定不甘於做人之「拎」!

               , 我求信的是一種生活的昇華、自然的諦結, 它需要尊重我的文化、尊重我的傳統、尊重我的意識, 尊重我的存在; 融合自然、和諧社會、光耀國族、拜祭祖先。換句話說, 這派宗教的生命力, 加上我的生命力, 應該大於二!

               , 我求信的是一種思想上的境界、道德上的典範, 它需要有善惡、有喜憂、有恕怨、有生死; 於是乎隱惡揚善、忘憂報喜、棄怨抱恕、起死回生,在在都需要有個人的作為! 神與鬼, 生命兩面、繫乎一線, 始是實體。不要神化神, 無需以神治鬼; 捉鬼我可自為之。

               , 藏傳佛教, 揚於藏族、散及世界; 善長辯證、接近自然、愛護生態;它是中華民族一個比較出世、但卻熱愛和平的宗教。這段期間, 雖然藏傳佛教冒出了像達賴喇嘛這樣的一個敗類、牽頭去為外力、為金權、為繼續他政教合一、奴役子民的幻夢, 而沾染血腥, 使喇嘛教蒙受損失, 仍然絲毫不影響這本教義的莊嚴聖潔, 在很多有背景的西方喇嘛滲雜的時刻中, 我們「漢子」慕道, 卻疏離「藏傳佛教」, 我認為是劫不是緣!

              因此, 倘有緣份, 我要成為一位漢族「佐仁巴」, 由下向上, 由淺入深, 由輕及重, 極目「甘丹赤巴」(甘丹赤巴在藏族社會享有很高的威望,他出行時有人開道,普通僧人見到他要頂禮跪拜。就是達賴喇嘛見到他,也要站立起來), 為中華五十四個民族、十三億人祈願求福。

最後修改於週一, 05 一月 2015 14:57
登入後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