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Dr Tso

保釣文獻編印與解讀 精選

保釣文獻編印與解讀 保釣文獻編印與解讀

五月的頭四天, 我夫婦倆赴新竹出席一個夢寐縈迴的保釣老鬼大聚舊。這個集會, 全名是「一九七○年代保釣運動文獻之編印與解讀」,

主辦單位是清華大學圖書館, 有兩岸清大圖書館典藏計畫的負責人出席。我七六年離開紐約, 雖然八一年回到洛克菲勒做三個月研究、也算和幾個在聯合國做翻譯、在唐人街搞運動的朋友打過招呼、吃過飯, 但是當時「釣風」正淡、「統氣」茫然, 大家各奔各路、各忙各活, 沒有想到, 一別已是卅多年, 此刻離的離、逝的逝, 當年反美日勾結、示威華盛頓、號召四千人、串聯東西岸的老保釣、老學運, 健在的、活躍的, 還有幾人? 能有這樣的一個機會, 共聚一堂, 為這段留學生醒覺運動的史章、做些訂正修解的工作, 是難能可貴的。聚舊自是緣份。               

七零年代的保釣運動始於美國, 加(拿大)歐台港日的學生, 都有不同 程度的響應。 整個過程, 雖然可以七一年四月十日全美四千多人在華盛頓保釣大遊行為最高潮, 但是這樣一個龐大的活動, 包括不同背境、不同學養、不同認識、不同價值觀、生活面的參與人走在一起, 從歷史、地理、政治、經濟、外交、國際動向等等, 去把至少十倍於示威人數的華人的心態感觀、出現過從「聲聲入耳」到「事事關心」的思想激活; 加上它的時間直軸、和地區橫軸的跨幅都偏大, 使四十年後的今日, 事據的收集、源起的分析、人際的牽扯、力量的互動在「釣運」中的比重, 沒有誰可以憑一張咀、就可以做一個說書人, 講盡一本「保釣記」。 

今次大會, 有三個部份:文獻展覽、國際論壇、和釣運影展。對於文獻,早前我就在香港接觸過, 兩岸的清大圖書館都落力做口述歷史的補遺; 而且收到的材料大家分享, 這是個好消息! 四年前馬力和我提過, 想我幫點忙, 只可惜當年的「流」學, 我一直沒有以美國為家, 每一份手頭弄來的材料, 馬上空郵寄給這裡辦雜誌的「朋友」, 如今, 人疏遠了, 甚麼寶貝寄給別人就是人家的財物, 任他捐贈, 我也幫不到哪兒去了! 馬力如果見怪, 我只能以咀代筆補夠之外, 就只能怪他不多留一會!

談到國際論壇, 這個部份是重頭戲, 主辨者不似保釣人, 我猜一切打點都靠當年台大物理系同屆的林考信、劉容生和劉源俊三位老戰友安排(見綜合座談)。他們的構想似乎是先交代一點釣運前後台灣大學生的思想狀態, 強調了科學月刊、大風社組織網絡在促運中的關鍵角色, 然後帶出釣運對: (甲), 臺灣後釣運一代的影響,  (乙), 親共親國兩批人的人生定軌, 和(丙), 根在美國的有心人士怎樣參與中國建設。 我對這部份的稱為國際論壇不明所以, 不過, 能夠在九成九在場的台灣的聽眾中. 能夠有如此大份量對新中國的認識, 確是難得。 

釣運影展這個環節,大抵由於當日台灣政情吃緊, 白色恐怖氣氛正濃, 留學生參加示威遊行,大家都不願上鏡, 怕連累在台親友, 所以紀錄的資料奇缺, 編製者只好削足就履、加重了個人成長的傳記成份, 對於認識某人生平, 或者不無助益, 但是作為「釣運」層次的收錄, 的確貧血。               

夏沛然和喬龍慶, 原先在講者榜上有名的卻沒出現, 緣慳一面、聚舊帶點遺憾, 不禁想起當年王正方在台上那句笑話: 「請的人不來、不請的自來!」, 然而, 大勢所趨, 我想老K今日, 不再把這句話對號入座吧!

最後修改於週日, 04 一月 2015 12:34
登入後發表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