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RSS

Dr Tso

要好奇!

四大發明像四枝火把、把中國科學事業的成就照得光亮亮,這火把的光芒不單照遍大地,沒有它,今日執牛耳的西方科技萌芽與文明開拓的序幕,也恐怕大大地延期拉開﹗甚而至之,這齣戲的班主恐怕也要另覓人選﹗試想西方航海、征佔所拿下來的版圖,倘若不靠我們的指南針和火藥的摧谷可以橫跨美、澳、紐嗎﹖又試想西方今日文化、思想的能覆天蓋地地主宰著世界的格局,如果不是套取了我國的造紙和印刷的技術,能夠有今日的風光、自以為足以指點全球,運籌帷握了嗎﹖

我們炎黃後人此時來談科學,固然不應把這四大發明、整天掛在咀邊唇上、沾沾自喜在心裡,與有傲然的心態宣諸於臉上。彷彿大家都有四截子的基因、深埋暗植在我們的骨子裡;更無須酸溜溜地看著西方人把我們的四大發明推展到琳漓盡緻的地步而垂涎羨慕。但是,一個最基本的問題,我們不容逃避﹕為甚麼在科學發明的馬拉松長跑裡,原先大大領先的我們,今日吃著塵跟步跑呢﹖是我們體質有問題﹖是我們戰術出錯﹖是輕忽地開了小差﹖還是人家吃了禁藥偶一超前呢﹖

科學的發展只能向前,發明本來就是要青出於藍的,四大發明的歷史任務完成了,我們不應該不感到光;四大發明西傳後,我們炎黃子孫在把它進行開發的過程中,失了積極的參與,點子不多,方向迷亂,我們有點失落,大抵也是實情,今日GPS可以替代指南針、把方位定得更準;今日核裂與核聚,足以把攻戰做到盡、殺傷力升到頂,遠非火藥可以望其項背;今日做紙和印刷術,它們在資訊上的角色已分別被光碟、液晶顯示屏、電腦排版和針咀噴墨等形形式式的創意組合取代與淘汰。有人認為﹕我們古代既有能力做出四大發明,只要我們恢復往日的格局,今日的我們必可再﹖

|個偉大的發明﹗﹗其間的落後,有人怪責八股文攏斷思路,有人痛恨手作仔沒社會地位,有人自怨數字難量化表達,有人嫌沒有經濟刺激、沒有帶眼的超人;更有人怨自艾,怪自己生錯厚臉皮

我認為﹕跑嬴各種各樣馬拉松的,只會是愛跑馬拉松的人。弄幾個荷包車伕開個步倒可以,長遠發展,不能不培訓愛跑馬拉松的跑家。

四大發明原先講求實用,實用的花樣越弄越就手,當然把經驗積累起來,總還有些成品會出爐,去解釋生產生活所需。但它不能成為科學發明的主流與洪流。用現代科學術語說﹕它是應用科學;應用科學只是科學巨人的手而非腦,理論科學才是腦。但是,話又要說回來,有腦無手和有手無腦都不能使科學健康發展﹗要使科學發展得有腦有手,必先使參與者愛科學、對科學有無盡的興趣,對科學好奇。

科普工作者應如是作﹗

閱讀全文...
訂閱此 RSS